当前位置:资阳市远景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情感田启文电影,田启文/香港电影精神是有一种洒脱
田启文电影,田启文/香港电影精神是有一种洒脱
2022-10-06

田启文已做了四年香港电影工作者总会会长,今年他退居为总会发言人。

第23期

如果你喜欢周星驰的电影,如果你对无冕“喜剧之王”吴孟达的离开至今黯然神伤,那有一个连接着二人的名字你绝对不会错过,他就是达叔挚友、星爷御用配角,近年一直为香港电影鼓与呼、为这行业中的工作者们忙碌奔走的电影人田启文。

在今年2月,吴孟达生命的最后一段时光,田启文一直陪伴在他身边,从病情进展、去世消息到后事安排,他小心翼翼、细致周全地协助达叔家人处理,并恰如其分地对外公布,为好友挡开一切不必要的干扰,令人感动于他们之间的肝胆友情。

在今年3月,古天乐正式接棒香港电影工作者总会会长之前,田启文已经历任两届会长,致力培育行业新人,帮助基层员工改善生活,为推动香港电影改革默默做了大量工作。香港电影近年正经历的低潮,没人比他更心痛、更迫切寻求改变。

田启文也是星爷电影的御用黄金配角,从《少林足球》《功夫》《美人鱼》到《新喜剧之王》,都有他让人记忆深刻的角色。人称“田鸡”的田启文,如今早已不只是星爷电影中一枚可爱可笑的小人物,他也透过自己担任的种种公职,为重振香港电影业而奔走在一线。南都记者近日独家专访了香港电影工作者总会发言人田启文,他畅聊了自己对香港电影亟须改革的看法,对香港电影与大湾区电影交流与合作的建议,亦深情回忆了他与吴孟达、周星驰的友情岁月。

01

香港电影精神

留恋过去没意思。香港电影的特色是有一种洒脱、创造力和多元化

南方都市报:你最近卸任香港电影工作者总会会长一职,退居为总会发言人,古天乐成为会长。这一变动,出于什么初衷?

田启文:因为我做香港电影工作者总会会长已经两届,每届两年,我已做了四年。一来我个人事务比较多,二来我希望有更理想的人选来帮到电影这个行业。所以我和古先生聊的时候,他愿意做,今年我就退任。

南都:你会继续帮助古先生吗?未来有怎样的计划?

田启文:每个会长都有自己的看法,古先生有很多独到的想法与行动,由于他刚接任,他需要时间准备,之后我们会公布怎样帮助行业的计划,在这里我就不过多透露。我相信古先生会尽心帮助行业。

南都:你做了四年会长,对香港电影有密切的关注,有什么现状或困境是你特别关注并且希望改变的?

田启文:我担任会长时,首先大力推动培育行业新人,这行青黄不接,在这方面我做了很多工作,搞了很多培训;其次,我想改革行业里面一些不合时宜的情况,希望不同工种不同岗位的从业员,大家多点沟通来提升香港电影的竞争力和能力,在这方面我们做了很多工作,但因为疫情,在2019-2020年有很多不同的调整。我有贯彻始终做下去的想法,但一个人的能力和时间有限,就算退任会长,我也找到一位各方面能平衡、大家都觉得恰当的会长人选。我觉得能帮到行业才是最重要的。

南都:香港电影正在经历低潮,2020年票房收入断崖式下降,运营36年的香港UA戏院全线结业。有人说:香港电影已死。你觉得香港电影在经历怎样的时期,该怎样走出来?

田启文:香港电影的滑落,很大程度上是整个行业模式不理想,没有根据市场去调整,行业内青黄不接,没有年轻人去做,我们带动不了行业的新一代。香港电影必须改革,我不想大家总是说20世纪八九十年代香港电影多么辉煌,那些已经过去,大家总是留恋那个时代是没意思的,我们要面对将来,面对行业的竞争。我不会说香港电影已死,但如果问题一天不解决,香港电影真的会死。这个“死”的意思不是说没了香港电影,是我们的电影没了自己的特色。香港电影的特色是,我们有一种洒脱、创造力,以及多元化的创作。20世纪八九十年代香港电影辉煌的时候,就是因为它百花齐放,甚至可以天马行空。如果我们太计算功利,就会变得单一,这并不是电影的本质。我不会太留恋或奢望香港电影怎么样,香港电影是我们中国电影的一部分,只不过因为香港电影比内地电影起步早,多了点经验,如果我们能把香港电影的精神放在不同的范畴,比如在内地发挥得好的话,香港电影也能继续生存。只要你转变模式和不局限于在香港拍,所以我一直提倡香港电影要改革、变化、提升竞争力。

02

大湾区电影发展

大湾区电影应该发展,但要解决给谁看、有何优势等问题

南都:你回内地拍戏多年,你觉得两地团队一起合作,既保留香港电影精神,也发挥两地团队智慧,这是一种重振香港电影的办法吗?

田启文:这是其中一种方式,挺好的,给大家空间和火花,看是不是可以有更多的尝试。我回内地拍戏很多年了,我有很多计划,要在内地拍不同的题材。我觉得不应该让电影有一个前设局限,内地工作人员与香港工作人员差别并不大,唯一需要的就是默契和沟通。我总说,拍戏不一定要单一的人来拍,五湖四海的人都可以一起合作,但是大家应该知道怎样相处、怎样尊重行业的操守,这才是最重要的。

南都:两会上来自香港的全国政协委员提出可加强大湾区影视合作。广东连续19年蝉联全国电影票房冠军,香港拥有经验丰富的人才和团队,你觉得是不是可以发展“大湾区电影”这个概念?

田启文:大湾区电影应该要发展,大家都说了很久了。但我觉得有几个问题需要解决:第一,大湾区电影是拍给什么人看的?如果大湾区电影要照顾大湾区观众,它是否就等于粤语电影?粤语电影如何解决北方观众的接受度问题?第二,到底大湾区电影有什么优势呢?我提出了一个是否拿到当地落地审批的建议。比如,深圳、广州或者大湾区里任何一个城市能够审片,那我就能在大湾区里做电影了。大湾区电影一定要有自己的独特定位才是有用的,不然就只有我们一直说,但制作人不会买单。

广东这么多年都是全国票房冠军,但这其中并不全是广东电影。广东人喜欢看电影是事实,但投资者不重视这个,如果重视的话就会多拍点广东电影了。如果大湾区电影想走得更远,我觉得要下功夫解决我说的这两点,粤语电影就是大湾区电影的命脉,有这个空间才有用。

南都:你认为无论香港电影还是大湾区电影,格局还是要大,才能走出它的市场?

田启文:了解优势才是最重要的。香港电影一定要去大湾区发展,因为大家有共同语言,香港电影的市场目标一定是大湾区。但是我们的创作能力或者题材更好,那肯定是推向更远的地区,比如全国甚至全球。重要的是回归你的电影题材,题材中是否有世界语言,推向世界的就一定要有世界语言,大家都感受得到的才会明白。岭南文化有很多我们可以去发掘的题材,但它的市场局限,可能更适合拍中小型电影,大型电影一定要有商业元素和世界格局。所以大湾区电影一定要去定位,只是去喊口号,是没意义的。

03

追忆吴孟达

达哥对演戏有一种义无反顾的精神,对年轻人谆谆善诱

南都:早前你的老拍档兼挚友吴孟达离世,你为他的后事奔忙,送别老朋友,是否感慨万千?

田启文:我们本身除了工作,私下也是好朋友。这段时间我的亲身感受是,我一定要处理好所有事。第一,达哥有病,我是最开始知道的,但我不可能拿这件事大肆渲染,这不是值得分享的事,我不能透露太多。只是去到最后一刻,医生通知亲朋好友要去见达哥最后一面,就在2月27日那天,我才去的,其实我不想见到好友离开,我接受不了。但与此同时,我见到很多假消息铺天盖地,我作为他的朋友,也是行业一分子,我要给大家一些正确资讯。我到医院跟他家人商量,但因为他家人不愿意面对媒体,也无法接受达哥将要离开,当时局面非常混乱,也有一些偷拍和乱报道的媒体,所以我在征得他家人同意后,我才跟媒体作出一个全面交代,让不实的消息不要再继续乱传。到了出殡那天,我不想什么都由我来说,我要求他家人向媒体交代所有事。对于一些关于达哥的错误消息,我也要发出严正声明,不给某些人乱做文章。所有这些事,我只希望我能处理得周全,令他家人舒服,爱达哥的人能够来瞻仰遗容、参与公祭,媒体做好他们的工作。每个步骤我都要想清楚、安排好,那段日子我真是心力俱疲,每一刻都在想还有什么要顾及,不想带来任何不必要的干扰、困扰。我自问,我做得算是有所交代。

南都:你觉得达叔身上有哪些品质让大家这么怀念他,成为香港电影一个时代的印记?

田启文:我和达哥私下的气场和喜好都有共通点。比如,达哥喜欢赛马,我也喜欢,我们经常一起约去马场吃饭,看看赛马,商量着买马,我们会有很多不同的话题。对于达哥的离开,我第一刻是自责的,我在他进医院那几个月里,在他还能说话的时候,我本可以去探望他,但我没这么做。我检讨自己:为什么要等人将要走的时候才去?因为我是个感性的人,我不想看到生离死别,我怕自己控制不住情绪,这是我的缺点。但我当时每一天都有慰问他、与他沟通,直到他认不出我。另一个原因,也是我不想去打扰他,因为疫情,我们去探病或许不小心携带病毒去感染他,如果被媒体知道后,会有很多媒体在医院打扰他,这只会增加不必要的麻烦。各种原因导致了我没去。我只能说人生没如果,如果能让我重新选择,我肯定想去见他,抛除这些顾虑。

至于你说达哥给我的启发,对我的影响,我觉得他有一种精神和德行。作为一个这样的前辈,有很多人会摆架子,令身边人或者剧组难堪,但达哥完全不会这样,他开工不会带助手,见到年轻人他会谆谆善诱,帮助他们,不会将自己的表演心得藏起来,他真的用心教年轻人该用什么方法提升自己的演技和态度。这是达哥对我潜移默化的影响,因为他亦有教我,分享他演戏的心得。达哥对我亦师亦友,他的离去到今天我都无法接受。

南都:达叔就算离开,他的精神仍会影响后来人,他留下的作品应该向更多人分享,内地有很多关于达叔的研讨会分享会,这件事不会只是作为一个新闻而过去。

田启文:这是大家对达哥发自内心的爱护,但达哥那种对演戏义无反顾的精神不是三言两语能说清的,我在他身边共事多年,我有很多启发,也希望在恰当时候整理下达哥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,再跟大家分享,看能采用什么模式,座谈会、回忆录都可以。他还有一部电影没上映,因为还有很多特技,过后会上映的。等这件事淡下去,合适的时候,就可以捋顺并规划这些事。

南都:最近演员林子善受访时流泪透露,你是他的恩人,当年你宁愿亏本也支助他圆一个演员梦,默默瞒了他20年。你和达哥为什么能这么义无反顾帮助年轻演员?

田启文:林子善在他结婚时说出了这件事,我不知道他是怎么了解到我当年帮他的。我的出发点很简单,我觉得跟他有缘分,觉得他是可造之材,出于扶持后辈的心态,我才会去帮助他。帮人的时候就不要想回报,我不会去宣扬,也不会去计算,当年达哥给我介绍一些新人,需要帮助的,他们都会来找我。在自己能力范围内能做到,又能令别人得益,那不妨去做。

04

未来电影计划

与星爷或有机会再携手,《功夫2》在有生之年都不会开拍

南都:未来在电影上有什么新规划?

田启文:我卸任电影工作者会长的一个原因,也是因为接下来我会比较忙。我觉得自己要帮行业,最好的办法就是开戏,第一就是继续支持年轻人,只要他们具备能力和成熟的时候,我就会帮新人,给他们搭戏;第二,我会带之前的学生去做一些大制作,也会回内地拍一些大制作,让香港的从业员有更多工作机会。很多人说很久没看到我的戏,其实我一直在拍,只是还没上映,今年会陆续上映,我有在幕前的,也有在幕后的。

南都:你曾感言星爷是你喜剧路人的恩人,对你影响至深。会不会与星爷再携手合作,给观众带来新的惊喜?

田启文:与星爷呢,在时间许可的情况下当然会继续合作。虽然我离开星辉公司已经12年了,但不代表我们关系断了,也有保持联络和沟通。只不过因为星爷的拍戏量确实太少,三年一部,没那么快就有,也请大家拭目以待,像《美人鱼2》,但我没参与演出。我现在没担任那么多公职,看看后续和星爷能否多些合作。

南都:影迷非常期待有《功夫2》,可以透露一下目前的进展吗?

田启文:《功夫2》是假的,我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有人传。我也借助你这个问题回答了:《功夫2》在有生之年是不会拍的,没可能拍,可以很肯定地告诉大家,《功夫2》周星驰不会拍,没有这个计划。

南都:星爷自己下定这个决心了吗?

田启文:不是他下定决心,我也不方便透露太多。我可以很肯定很负责任地说不会再拍,一定不会有。当然never say never(永远别说永远),但在目前我的认知里,不解决一些条件问题是不会拍的,这些条件我也没看到能解决的势头,所以我说得这么肯定。大家也不用太想着《功夫2》了。

南都:对大湾区电影有什么美好祝福?

田启文:希望大湾区电影能走出第一步创出佳绩,为岭南文化出一分力。人是一定要有梦想的,一定OK!

采写:南都记者 蔡丽怡 实习生 余昕 冯彬婕